Aside

美国逸事——闲聊美国的性文化

美国逸事——闲聊美国的性文化

中国人生活离不开“吃”,美国人离不开“性”。在海外居住长久的人,应该对此有所感受。所以中国是“食文化”,美国是“性文化”,这几乎是早已被普遍接受的文化差异现象。

在中国夫妻中,据我个人所知,无性婚姻是很多的,有些甚至长达多年。而美国人,普遍而言不要说夫妻,就是单身,也不能这么长久的“无性”。在性生活的享受上,美国人虽然没有读过毛泽东的“一万年太长,只争朝夕”的名句,但却深谙毛的精神,在性生活上绝不拖沓含糊。

比如谈恋爱,美国人如果约会两三次之后还没有上床,就会觉得是在读一篇主体散乱的文章,读不下去。婚姻中,一旦性生活出现不协调,美国人也很难妥协,要不离婚,要不各自寻找自己的性伴侣,各自都绝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总之,要“只争朝夕!”

美国人性生活不但频繁,还很有创意。两个人久了,自然会有才思枯竭之日,于是去群众中寻找新生力量,搞“三人同乐”,给床上的内容添加新的风格,也是一些夫妻觉得非常惬意之事(这种夫妻应该不可能是美国人的大多数,但绝不是稀有之事)。不过,这些“新生力量”一般都是女性。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女性之间更容易亲密的缘故(西蒙·波伏瓦早就宣称女人天生就是同性恋)?还是因为男性完全无法接受和另一个男人共享一个女人?

除了家庭偶尔要来点“创意”之外,社会上的性聚会也不少。很多民间自发组织的“狂欢派对”都是以性为目的的。这样的聚会,自然不会在主流媒体甚至报章杂志上公开,而只是存在于“地下”的人际关系中,属于西方社会的“亚文化”。看过汤姆·克鲁斯主演的“Eyes wide shot”就知道这样的现象之存在。

个人以为,西方人在性上的开放和生理上的原因分不开的。我们不能不承认一个现实,就是和中国人比,西方人不但体质较强,在性方面成熟的相对较早。都说美国人看上去比中国人老,但我的观察,这多是在少年期到二,三十岁时,因为美国人很快成熟。另一方面,中国人在五,六十岁后很容易显老,而美国人很多这个年龄的人还在积极地生活和工作中,更不必说性生活。所以很多这个年龄的人看上去又反而显得年轻了。

也正因为美国人在性方面成熟早,青少年的性问题也就成了大问题(这个,我在“青少年问题”一文中有所提及):青少年性侵犯,性犯罪,以及少女怀孕,等等,令美国人头痛不堪。

其实曾几何时,西方人是很压制性的,和中国人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基督教把性定位原罪,中世纪在宗教的统治下对不轨的性行为惩罚也很严重。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19世纪)也是臭名昭著的对性的残酷压制时期。然而,由于西方文化同时有科学的存在,西方人还是能最终在理性上认识到尊重人性的重要,并能从宗教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近一个世纪以来,在科学精神的指导下,西方文化对性的研究非常深入,心理学和生理学等对性的研究都很发达,一般人也早已懂得正视人的性需要,不再像一个世纪以前那样“谈性色变”了。

记得刚来美国不久就看了一个电视节目,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太婆,专门讲性(好像叫Susie)。她也并不是性学专家,估计是因为曾经是护士,性知识比一般人更丰富一些。她的节目主要是讲如何享受性生活,注意性生活的安全等等(好像她也介绍了中国道家的一些“房中术”的技巧)。一个小时的节目,每次到半个小时时,都会有一个固定专题:打开百宝箱。这个百宝箱装饰精美,里面有花样繁多的性玩具。每次,节目主持人都会介绍一种新的玩具。最有意思的,是看见如此慈祥而彬彬有礼的老太婆,手里拿着一个人体生殖器的模型,嘴里在侃侃而谈性高潮,的确使人忍俊不住。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片断,是有一天专讲“自慰”。她先否定了自慰有害于身体之说,然后回答热线观众的问题。在安慰一个自以为自慰次数太多的男性听众时,她提到一“猛男”一天最多的自慰次数是28次!然后反问这位观众:“你能击败他吗?”

不知道为何我当时突然想起红楼梦中那位因风流而死的风流才子。不知道要是他听了这个纪录,会不会在黄泉下感到汗颜?

最后,我还是要落脚于我的“美国逸事”第一篇“话说开水”的观点:体质的不同在很多方面确定了我们的文化和风俗的不同。正因为西方人的体质总体强悍,所以他们对性的需要也更多。所以即使西方尽管基督教拼命压制性,把性定位人的原罪,结果西方人还是在性生活上大大超出有着道家房中术做指导的中国人。而中国人很多由于体能的缘故,即使有机会,也很难像美国人一样地在性上这样热情奔放。

顺便提一下,中国人和美国人的跨国婚姻,以中国女性和美国男性结合的为多。个人认为,还是中国男性总体来说体质虚弱一些,无法在性生活上和美国女性达成平衡。中国人阴盛阳衰,所以女性的情况稍微好一些。当然,中国男人的书生气本身就让美国女性觉得不性感,也是更直接的原因。

也许有人要说,中国人现在整体在性生活上比以前开放的多,性生活也是泛滥成灾,但我个人认为其中很多性生活并不纯粹——很多在性方面的“时髦”风尚其实是有其他目的的,或追求标新立异以吸引眼球,或换取利益,等等,并不都处于人的本能需要。估计,当这些开放时髦的玩意儿都过时了后,好多中国人又会回到相对节制的生活方式中。当然,把性作为工具在西方也有,但从他们一般人的生活中也频繁出现的花样繁多的性生活的现象来看,他们很多人在性生活上的“标新立异”,并不是做给别人看的了,都是为了自己的享受。

试想,如果西方人的身体经受不起这样频繁的性生活,会不会也像中国一样,产生出如何能既有快感又能“节约能源”的道家房中术呢?而反过来说,如果中国人也像游牧民族一样强悍,会不会又不需要这房中术呢?

这些猜测都有待科学验证。但无论如何,“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了健康的身体,才会有健康的性生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