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1:1000,巴勒斯坦赚了?—也谈个体生命的价值

1:1000,巴勒斯坦赚了?—也谈个体生命的价值

2011年10月18日,在巴勒斯坦被押的以色列人质 – 25岁吉拉德·夏利特(Gilad Shalit) 被保释回国了。其代价是1027个被以色列关押的巴勒斯坦人的被释放(当日以色列释放了477个,剩下的500多个将在之后的两个月之内陆续释放)。

为此两国都举国欢庆,一方为一个被关押6年的同胞的自由,另一方为自己一千个同胞的自由。

也许,很多人会为此不解,以色列怎么会作出这样“不合算”的事?此时巴勒斯坦人正觉得自己“大赚了一笔”。不过以色列人可能会说,我们一条人命就要顶你们巴勒斯坦人一千条人命。

当然,我并不完全认可以色列的说法。我认为每一个人的生命价值都是平等的。如果以巴双方换一个位置,巴勒斯坦也应该作出同样的决定:为挽救自己的同胞而不惜一切。只是,巴勒斯坦决不会做这种事,因为巴勒斯坦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人的价值观念还仍然停留在原始的“集体主义”时期,即:国家,民族等等的价值绝对高于个体价值。在这样的观念下,个体生命是不值“价”的。所以他们的文化会产生无数自愿把生命档炸弹“英雄”,而这些“英雄”,无非是为“国”献身的奴隶,无非是为少数操纵国家大权的统治者服务的工具。

不光是阿拉伯国家,很多亚洲国家也是同样。不记得那一年的事了,日本,这个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国家,为了挽救人质付出了极大代价。人质回国之后,我的一个日本朋友说,日本政府狠狠地批评了这两个人质,说他们给国家“添麻烦”了。不过还好,要是换了中国,可能救都不会救了。中国人早已习惯了国家高于一切的理念,为了关荣正确伟大的党和祖国,牺牲一个人算胜么?

也许,有人会说,以色列也杀了那么多的阿拉伯人,美国,这个人权运动的倡导者,不也在中东作恶,导致成千上万的人的死亡么?这种人只看重自己公民的生命价值而不考虑别人的生命价值的人权观,是否是虚假的呢?为此,我的思考是,在这个地域有限的地球上,民族之间的竞争是很自然的事,战争总是难免的。如果我们以各国之间战争中杀死对方的人数多少来看一个民族道德的优劣,那么这个世界上几乎找不到一个“人道”的国家,或者“文明”的文化了。然而文明的进步与落后却客观存在着,这个标准到底在哪里?我认为就在于一个国家如何保护自己的公民利益上,在于这个国家的政府如何尊重每一个个体生命的价值上。所以,一个国家或文化,越是保护其本国公民的个人利益,越是在人性上进步,反之,则越是落后。

在这个标准下,不难看出西方国家的进步。而中国,这个只会对外软弱,对自己国民凶狠的国度,自然是有再多的高楼大厦,再先进的科学技术都无法掩盖其文明的落后。

为此我绝不是为民族之间的战争找借口,或者粉饰强者对弱者的侵略。之所以不把(或者不完全把)民族之间的战争用来作参照,是因为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世界,在这个人间是不存在的。但是,虽然完美的乌托邦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仍然有相对和平的地方-即民主国家。这些国家虽然不是天堂,但是至少在和平时期它们可以成为人们的避难所。相比之下,落后的文明或国度中,即使没有战争的存在,个人的生命,也在“国家”,“民族”,“党”和“宗教”等等的口号下得不到保障。

我虽然对以巴冲突不太了解,但从我了解的一些以色列人来看,以色列这个国家对内的自由民主,应该是远远超出了巴勒斯坦。这个原因,就在于对个体生命的尊重上。所以,这个1:1000的交换,是个体文化对集体文化的蔑视,也是个体文化对集体文化的胜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