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英语难,“难于上青天”

英语难,“难于上青天”

在美国,任何事情一旦让人觉得困扰,会听到有美国人说:“真是像中文一样的难懂。”中文,因为其特殊的象形文字的特点,对说拼音字母语言的人来说,的确很难,并且由其难“辨认”,或者说“貌似强大”,看上去很深奥。然而殊不知,西方人学中文自然很难,中国人学英文却可能更难。

以前在我学习的大学来了一个法国留学生,在来中国之前强化了一年的中文,来中国后一年后,就能和中国人做基本对话,两,三年后她可以基本上作正常交流了。于是我当时想,我自己从初中开始学英文,到当时已经学了七,八年了,那么我这个水平,到美国去估计三个月就可以流畅地和美国人交流了。然而事实证明了这一想法的不切实际。到了美国来后,不说三个月,三年,我都觉得自己的英文远远不够。而现在十几年了,虽然可以和美国人正常交流,但在读自己想读的一些学术书籍方面,还是觉得困难重重。原因?“英语难,难于上青天。”

当然,这个“结论”并不光是来自于我个人的经历。美国的非英语族非常多,尤其在蓝领阶层,遇到不会讲英文的遍地都是。而在白领阶层,甚至学校里,虽然博士学士工程师一大堆,但张口结舌的人仍然不少。客观地说,这个“难”,应该是相对概念。有些人是口语难,有些人是阅读难,有些人是写作难,等等。公平地看这个问题,我认为应该是,对一般人,只要能交流就应该不错了,对学者专家们,只要在自己的领域里工作顺心,也应该感到满足。

对中国人来说,英语的“难”,首先体现在语法上。很多美国人自己的语法都没有过关,更不必提外乡人了。最记得刚参加工作后不久(读书时自己听力太差,即使美国人说错了自己也听不出来),发现美国人经常有语法乱用的习惯。久而久之才知道,这个原因一是因为很多美国人根本不在乎,二是因为很多美国人自己也很糊涂。记得我为了一个单音节形容词的比较级和最高级的用法,一连问了三个美国同事,三个回答都不一样。结果最后还是我自己最初的答案是正确答案。

英语的“难”,除了语法以外,还在于它无限庞大的词汇。英文的词汇在一般日常生活中所用的不过几千,但其总词汇量上百万。虽然恐怕在所有的说英文的人中很难找出几个词汇量上百万的人,但在学术领域中,每一个领域都有自己专有的词汇量,并且任何一门专业,尤其人文专业,是学得越深,英文词汇的要求也越高。 就拿美术的词汇来说,中文由于是以字为单位,知道了红,黄蓝,这些基本词汇,后面就加“深”“浅”等词,或者互相配合运用等(比如深红,紫蓝色)就基本可以表达清楚了。而英语却不然,如果一个颜色有了一点细微的变化后,紧跟着就有一个全新的词。比如”“深红”,如果我们说deep red, 或者 dark red,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意义,但英文却有一大堆同义或近义词burgundy, crimson, cherry,等等。 美国研究生考GRE最难的部分,就是词汇。GRE并非对“外国人”的考试,而是针对所有在美国读研究生的人 – 包括美国人和外国人。对美国人来说,大学毕业之后要升研究生,考GRE虽然不会像中国人那样困难,却仍然是一个令人头痛的“大关”。

如果和中文比较一下,我们就知道英文的词汇有多少了。我们中文是以字为单位,掌握了最基本的两,三千单字以后,读书看报就不成问题了,因为知道了单字的意思,在看组合出的词汇,自然会猜准八,九不离十。所以中文,一般在读完大学以后,就不用再做多少语言上的提高了,除非是专修中文的学生或学者。而英文的情况就不一样。英文是以字母为最小单位,每一个词汇都是靠这些字母的不同组合而成的,所以基本上每一个词都得单独记忆。当然,英文也有前缀后缀,还有很多词是靠其他词汇演变的,学到一定程度也可以“猜”,但总的来说,“背”单词,是英文学习中不可缺少的环节。

英文的词汇之所以如此浩如烟海,还因为它是一种历史悠久,综合了很多种其他语言的语言。英文除了是最早生活在不列颠群岛的央格鲁·撒克逊人的母语以外,还融合了很多种其他语言,如临近的德语和法语,以及拉丁语,希腊语。在两千多年的演变中,逐渐变成了今天的一个完善的也是庞大的语言系统。

相比中文,英语有不少优势。优势之一是“精确”。这是因为它的语法严密。虽然英语不是世界所有语言中语法最复杂的,但比中文的语法还是复杂了无数倍。比价之下,中文似乎根本就是一种没有语法的语言。由于其语法严密,词汇丰富,所以英文在表达力上超过了汉语。这也是好多在美国呆久了的中国人,很多时候即使在中国人之间的对话中也常常会套用英文来表达某些汉语难以表达的情况。

优势之二是发音优美而轻松。在美国长大的华人小孩,虽然都是在双语环境中长大(在家汉语,在外英语),但比较起来,很少有情愿说汉语的。我认为这个原因除了在外说英语的时间相对更多以外,就是英文的发音对孩子们来说更轻松。汉语的发音,和字母语系的发音有一个根本的差别,就是一字一顿,每一个发音都是一个辅音和元音组合成的音节,都要震动声带,而英文,每一个词汇都是既有震动声带的音节,也有不震动声带的辅音,所以说起来有轻有重,抑扬顿挫。比如Princeton这个词,其中P和ce 这两个辅音部分都是不振动声带的,只有rin 和ton者两个音节需要声带振动;相比之下,这个词的中文“普林斯顿”则需要振动生带四次。这个发音特征使得说英语的速度大大超过汉语。所以很多华人孩子英语很自然就出口,而说汉语时一字一顿,速度立即下降,对汉语的兴趣也因此而下降。

笔者之所以对英语的发音有这个认识,得益于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场慢性疾病:气短。曾经我气短到说话非常吃力的程度,而每当这种时候,我吃惊地发现,说英语远远比说汉语省力。

不过无论如何,说英语虽然不耗体力,但学习起来还是很耗脑力的。词汇量巨大,甚至有越学越多的感觉,简直就是个无底洞。有人说学法语是开始难,后来易,学英语是开始易,后来难,而且是越学越难。对法语“开始难”和“后来易”,我本人由于学过一段法语,有一定的了解,但由于学得不深,不敢断言,但对英语的越学越难,我在美国生活了16年之后,更是深有体会。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英语难,“难于上青天”

  1. 江岩声 says:

    云易写道:“有人说法语时开始难,后来易”。
    建议发表时,把这句删掉。学法语,不但开始难,后来也难,而且是越学越难(因为标准不一样了)。我学法语30年了,不知看过多少书和报,每天都在看。最近在试着用法语写小说,感觉仅仅动词时态,就经常把我难倒。

    云易写道:“(英语)优势之二是发音优美而轻松。”
    建议换一种说法。说英语轻松,也许吧;但说英语发音优美,会让拉丁语系的人笑话。

    云易写道:“(英语)不需要每一次发音都震动声带”。
    建议换一种说法。法语,葡萄牙语,西班牙等拉丁语系的语言,和中文类似,都是每一次(音节)发音都震动声带的。但你若因此,说这些语言都比说英语费力,也会让人笑话。

    别字:由(尤)其人文专业

    比价之下==相比之下?

    • 云易 says:

      感谢江岩声的评论。别字刚刚改掉了。
      你提到的前两点,我认为都属于个人观点,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所以我们都可以各持己见。对于最后一点“声带振动”问题,我目前坚持我的看法,觉得你可能没有搞清楚“声带振动”的意思。
      至于让人笑话,我更有自己的看法:让他人笑话去吧。自己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再次感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