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 Yi's Stuff

Archive for the ‘孝道批判’ Category

(注:斜体字部分有对暴力的描写)

苏丽可以得救 关于家庭儿童虐待问题致中国立法机构的公开

此文以公开信的方式向中国立法机构呼吁,完善中国的未成年人(儿童)保法,严惩儿童虐待犯罪尤其在家庭中的儿童虐待,节严重的父母的,并在全国成立儿童保护组织,收养受害儿童。

本文也同时呼吁中国的宣传媒体及教育机构尤其是中小学和幼儿园广泛深入地宣传儿童保护的重要性,使儿童保护意识深入人心,使法律得到大众的配合最终让中国儿童得到确实的保护。

20年前青海省西宁市的一个5岁的女孩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活活折磨致死。她的名字叫“苏丽”。苏丽短短的一生中,她并不是在才遭受非人的折磨,而是从大约2岁开始,就生母燕志云无休止地虐待虐待的方式包括谩骂,毒打,罚跪,等等。更可怕的是不止一次,她的嘴被燕志云用针线缝起来,原因是苏丽饥饿之极偷食了鸡食。在苏丽5岁时,她因哀求食物,被燕志云用滚烫的食物油灌进了喉咙。之后,燕志云不但没有立即送女儿到医院,反而还继续加之以谩骂和毒打。几天之后,苏丽幼小的生命不再能承受如此非人的折磨,终于在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无法想象的痛苦中离开人世(注1


虽然苏丽的母亲并非世界唯一的恶魔,但苏丽的死,和她承受的长期折磨,却很难在任何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找到类似范例。这是因为,在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苏丽的处境一旦曝光,她的母亲将立即被永久性地剥夺抚养权,苏丽将会被社会中的有关机构收养,只有在一个对儿童没有实施,或者保护措施极不完善的社会中,苏丽才可能在邻居甚至媒体都知道的情况下,仍然无助地留在地狱般的中直到被活活折磨致死。这,是社会的失职,法律的失职。从这个意义上看,与其说苏丽是她魔般的母亲的受害者,不如说她是法制不健全的社会的牺牲

再看几个近期的例子20136月南京两女童 – 1岁和3由于母亲的完全忽略而在家中被活活饿死(注2);7月,贵州金沙县一男子杨世海残酷虐待自己的亲生女儿长达5年之久,虐待方式包括开水烫头,鱼线缝嘴,针扎手指等等(注3。贵州水城县一位12岁的女孩“晓燕”被亲生母亲用烧红火钳烙遍全身,之后逃跑,最后到了公安局,而公安局的负责人居然在晓燕父亲写了“保证书”之后把晓燕再送回她的“家”。之后晓燕继续照常受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她再次逃跑。现在晓燕被送进医院,据消息称她暂时处于良好照顾下,但将来的命运如何,仍然未知(注4)。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多。所有的这些极其悲惨的案例,都在向我们揭示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孩子的唯一能够得到保护的地方就是“家庭”, 而一旦父母缺乏爱心甚至对孩子施暴,孩子们将无处避难。

人性恶有各种形式,人的犯罪也有程度和方式的各种不同,然而对儿童的侵犯,尤其来自于亲生父母的虐待,是人恶中最容易被忽略的最严重的犯罪儿童虐待的严重性,首先在于儿童的完全无辜和无力自卫。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儿童都是清白的和无辜的,任何一个儿童在受到成人攻击时,都是不可能有任何自卫和反击的能力的,而受到亲身父母摧残的儿童,他们更是无处逃避。也正因为这一点,保护儿童,是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其次儿童虐待的严重性,不仅仅只体现在受害者童年期间所承受的痛苦,还在于它会影响这些受害者以后的生活,严重的甚至会摧毁受害者的整个人生;再次,儿童虐待的受害者背负心灵创伤走向社会,不但自身生活在不幸之中,很多还会给他人带来伤害,成为社会潜在的危害。正是基于这些严重性,在任何一个文明的社会,法律机构对家庭关系的监督非常密切,必须不惜采取一切手段保证儿童的安全

从古到今,中国的家庭儿童虐待问题从来都不是“没有”或者“不严重”,而是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正视。这首先是由于中国的打是亲骂是爱传统,大众对打孩子的现象见惯不惊,导致整个社会极度缺乏儿童保护意识,由此受虐待的儿童都被视而不见地忽略掉了;其次,由于中国的及其众多的所以即使受害者是少数,总合起来仍然是无以计数的千千万万。在这样的现实下,如果法律不做相应的改进和完善,儿童的处境将会日益恶化,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社会向来强调对老年人的尊重和保护,新中国建国以来也强调对妇女的保护,但却始终忽略了儿童这个社会中最需要得到保护的弱势群体。而即使在有了儿童保护法(1991年)之后,法律的不完善和不具体仍然是极大的问题。虽然在小苏丽死时(1993年)中国已经有了未成年人的保护法,但由于社会意识的落后和法制的不健全,对犯罪者的处罚却非常轻。苏丽的母亲燕志云仅仅被判7年徒刑。折磨自己女儿长达5年的杨世海,只被判处一年零六个月的有期徒刑(注2)。这样的判决对受害者是毫无公正可言的。之所以中国目前的儿童保护法无法真正保护儿童,主要碍于中国的一个顽固的传统:孩子最终归父母所有。也正是因为这个传统,中国的儿童保护法法律在“剥夺父母的抚养权”这项条款上不够坚决,执行上更困难重重。在中国所有儿童虐待案例中,无论其情节多么严重,至今还没有一个犯儿童虐待罪的父母被剥夺抚养权。正是这样的状况,让犯罪父母的孩子们无法逃离他们的“魔掌”,无端承受了更多的可以避免的牺牲。

中国的儿童虐待不但发生在家庭中,还弥漫在社会中,譬如留守儿童问题,对未成年女童的性骚扰和性侵犯问题,以及学校的一些教师因缺乏对儿童的尊重而动辄打骂学生的现象,等等。然而,之所以本文主要针对存在于家庭中的儿童虐待现象,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社会中的儿童虐待现象相对容易被大众察觉和认识,而发生在家庭中的儿童虐待,虽然往往比社会中的儿童虐待在程度上更严重,持续的时间得更长久,却被中国的传统和社会意识淡化甚至忽略了也正是这样的淡化和忽略,才导致了象苏丽这样的惨案的发生。所以,本文决非要忽略社会中的儿童问题,而是要强调被长期“淡化”了的在家庭中的儿童虐待,指出它的严重性,使法律机构能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儿童虐待罪行。
本文除了呼吁完善法律以惩罚儿童虐待犯罪者以外,更重要的,在于呼吁中国社会建立儿童保护机构,采取具体的切实可行的措施保护中国儿童。一个完善的儿童保护法绝不仅止于如何惩罚罪犯,还在于设立一套完善的保护措施,给那些由于父母的抚养权被剥夺而需要得到照顾的孩子们提供一个“第二家园”保护儿童的具体的办法,可以参照其他先进国家的方式,在全国各地设立儿童保护电话专线,建立儿童保护组织,收养受害儿童让他们能真正脱离恶父恶母的“魔掌”。

最后,除了立法惩罚犯罪者,确立儿童保护组织以外,本文还呼吁社会做出相应的努力,大力宣传儿童保护的重要性。中国从传统意识上看非常注重对老年人的赡养,而忽略了对儿童的关爱。所以,即使有了法律,但由于没有人认识到犯罪现象而无人报案,或者有人报案但执法不严,法律仍然将是一纸空言。为了确保法律的效果,社会的宣传必须跟上。宣传的方式,可以首先通过心理学协会的努力,让他们到各中小学去做演讲,宣传儿童虐待的严重性和儿童保护法的细则,并要求所有的教师,必须在课堂上让学生懂得他们的自己的权利。这样,从上到下,从政府到社会交叉配合努力,相信中国儿童的处境会终将得到改善。

一个公正而健康的社会,是懂得保护儿童的社儿童一方面是社会的最弱势群体,另一方面还是社会的希望,因为健康的儿童,将给社会带来一个美好的明天。此,本文烈呼吁中国立法机构能严肃对待这个长期存在的严重社会问题,尽快采取相应的措施,改善中国儿童的处境,使中国的儿童生活得更安全和幸福,也使中国的明天更加光明和繁荣。

记住苏丽!救救孩子!

(全文完)

1:《人民公共安全专家报》1991118日,第二版
2http://roll.sohu.com/20130628/n380124741.shtml

3贵州都市网,2013723

4http://learning.sohu.com/20130126/n364688803.shtml

5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章,第53http://www.china.com.cn/policy/txt/2006-12/30/content_7582808_3.htm

撰稿:云易;

20138

附:人大委员赵东花(广东代表团) 关于遏制虐待儿童现象的建议 

http://www.npc.gov.cn/npc/sjb/2013-03/16/content_1786518.htm

Aside

Posted on: June 4, 2013

一个快乐的童年,胜过一万张100分的考卷!

一个人只有一次人生,一个人生只有一次童年,而一个快乐的,玩得开心的童年,是一个人一生的自信和幸福的最大“本钱”。快乐的童年之所以成为可能,就是因为父母的保护,把这个喧嚣而残酷的竞争世界和孩子的单纯美好世界相隔离。然而在中国文化中,最常见到的,就是亲生父母剥夺亲身孩子的童年,让孩子生长在不必要的压力之中,感受不到父母的爱与保护,从而没有幸福感,快乐感,长成人后更没有自信和自爱。

为什么中国人这样虐待孩子而不自知呢?我总结几条简单的原因,1,在中国那种封闭的竞争环境中,不当“人上人”,就绝对是“人下人”,会被人踩,被人害,再加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古训,大家就理所当然地折腾起孩子来,你的孩子考了100,我的孩子要是只考了99,肯定就成了你的孩子的“人下人”了,所以今晚我的孩子就别想睡觉。这一点在中国也许勉强管用,于是很多中国人也把这一套带到西方社会来,殊不知西方社会根本不吃这一套。西方社会看重的是人的管理才能,创造才能,在平时人际关系中,看重的是人的自信,真诚和爱心;2,绝大多数中国人似乎都认为世俗的成功靠的全是后天教育,传统的中国人生观也认为人生下来时一张白纸,或者更糟-“人之初性本恶”,所以一定要把天性抹杀掉,并且以为后天知识越灌输得多,人的创造力就越强。殊不知,人生下来,基因里有着无数代人的积累,而正是这些先天的“密码”,才是人的创造力的根本,而好多中国父母最擅长的,就是把这个先天的“秘诀”最有效地,尽快地“解决掉”,在孩子已开始知事时就采取各种措施压制孩子的天性,直到其消失殆尽。所以在中国人中往往很难找到有主见的人,因为他们的“主见”早就被父母抹杀了,他们脑子里装的统统都是“他见” – 父母的“见”,老师的“见”,或某某“家”的“见”。这也解释了为何历代中国人中匠人居多,真正有创造力的天才极少;3,这一点听起来太阴暗,最让人难以接受,那就是代代相传恶性循环的长辈对晚辈的践踏。老子童年就是这样过来的,于是儿子也别想过得舒服。当然,这样的父母也许不是大多数,但绝对不少。

人生本来就不容易。好多自以为是的中国父母,偏偏还要把本来可以轻松的时光-童年,活活地搞成一个高压的人间地狱。人生固然充满竞争和压力,但对付这个压力的最有竞争能力的,是自信的人,而不是没有任何创造力只会做功课的“机器”。不知道读者们有没有注意到过,那些在待人处事中落落大方,充满自信笑脸常开的人,往往都有一个幸福的童年,都有爱他们的父母;而那些满脸愁容,不懂得笑,每天精神紧张的人,往往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和待他们严厉,甚至虐待他们的父母。这些成天心理充满压力的人,尽管苦苦挣了份好工作,有优厚的物质条件,仍然不能活得开心自在。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把自己不开心的理由推到“物质”或者“事业”方面,认为自己不开心是因为钱挣得不够,事业不成功,名气不够大。如此翻来覆去地折腾,如海水止渴,欲饮欲渴,落个一辈子不幸!

很多中国家长对养孩子如临大敌,不停地看各种子女教育的书籍,且不求实际地照本宣科。其实,养育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没有“方法”的方法 – 即以爱,代替教训。而这个“爱”,估计很多中国父母也不懂(其实这不是“懂不懂”的问题,而是“有没有”的问题。说起来也不可思议,人性中最基本的东西都在这么多人中消失得一干二净!),那么我再说得的平白一点,就是满足孩子的合理需求,给孩子尽量多的玩耍的时间,让他们快乐。并且,千万不要以为你们那个被毒化了的僵化的头脑比你们的孩子们的初生的大脑更高明,在和孩子的关系上,不要动辄摆出高高在上的“家长”威风,不要在孩子表现出比你们更明理时觉得丢脸。好多中国人羡慕其他民族中的有那么多人具备所谓“高贵”气质,殊不知,那就是因为人家从小开始就被当成“人”在看待。只有以平等的人格关系,以“尊重”和“爱”,才能养育出真正有尊严的高贵的“人”。

在此引用一句笔者最喜欢的一个格言家马特·罗宾(Marty Rubin)的一句格言:真的英雄是那些不把本来就艰难的生活搞得更加艰难的人(What is heroic is not making life any hard than it has to be)。所以,请那些成天逼孩子赶作业的中国父母,还给孩子们一个快乐的童年!

 

一个快乐的童年,胜过一万张100分的考卷!

Aside

Posted on: May 23, 2013

“庆文” – 写在六一的记忆

马上就是六一国际儿童节了。平常这个节日我很少想得起有什么可写的,但今年却有些不一样,我老是想起一个童年时代的“玩伴”- 庆文。他姓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庆文”也是我根据发音暂且借用的两个字。自从5岁半之后,我一生中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没有想起过他。但今年的六一,我却觉得应该为他写点什么。

那是在我4,5岁时,因为父母(“为党为国”)工作太忙,我被寄养在一个姓郭的家庭中。这一家的女主人被称为“郭妈”,我叫她“婆婆”。虽然在我出生时我双亲的父母都早已过世,但郭妈在我心中一直是我真正的“外婆”,在感情上我和她比和自己父母更为亲近。郭妈有三个儿女,都比我大得多,对我都非常关爱,“爷爷”- 郭妈的老公- 对我也无限仁慈。所以虽然总体来说我的童年充满不幸,但在我5岁半之前的时光却是快乐的。然而在这个快乐中却有一个阴影,那就是庆文。

庆文是郭妈家隔壁的一个单身男子的儿子。他大概和我同岁,或者最多比我小一,两岁。我早已记不清他的模样,也不记得和他在一起都玩些什么游戏,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此文并非要为庆文立传,而是要记录下他留在我的记忆中的唯一的印象 – 一个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非人地虐待的无助的中国儿童。

在郭妈家所居住的一套平房中一共住了三家人。郭妈家居中,由多个房间组成;左边是一家姓彭的,其小女儿是我童年时最好的朋友;右边便是庆文家。庆文家大约只有一个单间,相比其他两家来说,显得很寒酸。平时在一起玩的小朋友都几乎不去他家里玩,不过偶尔我们会从门口探个头进去看看,其间黑压压的一片,依稀可见一张破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有被扔在地上的一些杂物,总之毫无生气。庆文的父亲是单身,大概是一个做什么体力活的工人。记得他的一只眼睛不知为何瞎掉了。除了是独眼之外,在我的记忆中庆文爸还是个酒鬼 –从来都是醉醺醺的样子。

庆文爸每天大概独自去上班,把庆文一个人扔在家,所以庆文也常和我们一块玩。下午庆文爸回来,如果情绪好,庆文或可平安,否则,庆文便会遭受虐待。我见过的一般是用竹条抽打手心,“情节严重”时,还会被用烧红的火钩“打”。邻居经常都听到庆文的凄惨哭叫声,不过似乎大家都习惯了,视之为正常。不止一次我从他家门前走过,看到庆文被捆在门前的树上;更不止一次,(记忆中是炎热的夏天)我从他家门口看到这个“父亲”正用烧红了的火钩打庆文赤裸的双脚。他一边打一边骂,嗓门一提高时手中的火钩就朝着庆文的腿脚“靠”过去。庆文每被“触及”一次,就蹦跳起来,发出凄惨的叫声。我清楚地记得庆文是在火钩还没有接触到他的皮肤时就已经在极度恐惧中惨叫起来了,而在接触到的那一瞬间惨叫声就会突然提高至他幼小的生命能发出的最大音量。我后来想,他一定拼命地想躲开,但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无处可逃,更被“命令”过不能动。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他爸每次在打出手时都反复“强调”“不准动”,暗示如果动了则会有更可怕的结果。所以每次,不管是被竹条抽打还是火钩“烙”,庆文都最多只能在方圆一两米的界内像一只疯狂的小动物一样原地蹦跳,决不超出他父亲伸手所能及的范围。

记忆中我常见庆文被捆在树上,但我从来没见过庆文父把庆文捆起来再打他的情况。每次施暴,庆文都是手脚自由的,蹦跳之后总是乖乖地站在原地,给“父亲”的“工作”(还是“娱乐”?)提供最大方便。这个父亲甚至可以舒服地坐在凳子上,轻轻一抬手就可以让儿子在恐惧中跳起来(多么大的威力啊!)。那么为什么庆文经常被捆在门前的树上呢?我后来才知道,那时因为庆文父的另一种“方便” – 自己不愿意带着儿子出门,又不愿意麻烦邻居,所以最简单而省事的办法就是把他暂时捆起来。

那时大约因为房间内通风不好,火炉经常都放在门外。有一两次,我和一个玩伴看见火钩放在炉子里“加热”,便趁他父亲看不见时偷偷地把火钩取出来,或放进水里,或干脆扔掉。这,就是记忆中我对庆文做过的唯一“好事”,并且也很有可能是庆文得到过的来自他人的唯一帮助。显然,这点帮助对他的处境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留在我的记忆中的,永远是那个被父亲捆在树上的衣衫褴褛的男孩,和他望着我的无助的眼神。

那段时光虽然有着庆文的阴影,但每天我和同伴仍然有太多其他好玩的事,所以庆文的遭遇,并没有很大地影响我自己当时的快乐生活。再说那时我太小,还不懂得他承受的不幸有多么深重。是在我后来有了类似的遭遇,更在自己成年后的经历中认识到儿童虐待的严重性,我才又想起了这个几乎在我记忆中消失了的童年朋友,开始设想他幼小的生命是生活在怎样一种恐惧之中。

几十年过去了,生活告诉我,在中国,庆文并非一个特殊的例子。即使不计算我自己的经历,我后来的朋友同学中和庆文类似的并不少。比如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平时经常挨打,她母亲动辄给她一个饭碗,威胁着叫她出去独自要饭,还有一次手臂差点被折断,更有一次差点被活活掐死。再如我读小学时就听说我同班的一个非常调皮的男同学不但经常被父亲毒打,并且被捆起来用铁夹钳“侍候”过。另外在我长大的美院,一个文质彬彬的有名的教授曾把他的儿子吊起来毒打过。这样例子还有很多,举不胜举。当然,所有这些例子,包括庆文,和在十几年前的青海省的那个被自己母亲用胜过法西斯的手段活活折磨致死的小苏丽(死时六岁)比起来,都应该算是非常“仁慈”的了。

我总是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有那么多中国人看不到每天都发生在中国的严重的儿童虐待(甚至有人认为“儿童虐待”是西方文化的“特产”)?是他们真的没看到,还是看到了却不以为然?或者,他们真的不认为孩子也和成人一样会感受到肉体和心灵的痛苦,更想象不出人的童年遭遇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我曾经这样说过,如果稍微夸张一点,中国的几千年的道德史就是一部儿童虐待的历史。不是吗?读一读“二十四孝”,再想一想1994年的新疆大火中死亡的300多学生,难道儿童不是在成人眼中的可以被牺牲的工具?

步入中年之后,笔者对中国的儿童虐待现象作过很多系统的思考,不过今天这篇短文,决不是要对儿童虐待作任何理性的分析,而只是想做一个感性的触及:把这个看似“平常”的一个记忆留下来,献给庆文,同时告诫自己和他人,这样的经历,虽然对于它的亲身经历者最好忘却,但却不能被社会忘却。这是因为,只有当一个社会记住了这些真实发生的事件,认识到这是违反人性的罪恶,才可能从建一个保护儿童的环境,使其间的生命健康地成长。

笔者不是种族主义者,但仍然意在把此文献给中国儿童,因为他们受害的历史太长,受害的程度太深,却又总是被社会忽略,掩盖或者忘却,甚至被这个早已腐烂不堪的传统合理化。

记住庆文,记住小苏丽,“救救孩子!”

“庆文” – 写在六一的记忆

Aside

Posted on: October 23, 2011

孝道与儿童虐待

很多中国人都对“儿童虐待”一词非常陌生。随着国门的开放,渐渐知道这个词,却也多半认定是“舶来品”- 外国才发生的事。其实中国的儿童虐待现象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但如此,我们中国人对此还见惯不惊。为什么?这和我们的传统“孝道”分不开。本文意在指出儿童虐待之危害性,以及它和孝道之间的密切关系。

 

一.儿童虐待在中国人中的普遍存在

要了解儿童虐待在中国的普遍存在,首先要知道“儿童虐待”的定义。在中国的传统中,儿童虐待这个词是不存在的,这并非因为中国没有儿童虐待,而是因为中国人没有儿童保护 – 在中国文化传统中我们可以看到对父母的千歌万松,对孝道的赘述具体到非常细致的程度,却从来看不到如何爱护儿童的论述(这正是鲁迅在看出吃人文化之后,不得不“呐喊”“救救孩子”的真正原因)。而之所以中国人没有这个儿童保护意识,又是因为中国文化中没有对人性的正视和研究的传统,从而从没有认识到儿童,有着和成人一样完整的人格,从而有被尊重的需要。如果不尊重这个需要,就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甚至影响儿童以后的整个人生。

既然在中国的文化中找不出有关论述,要搞清儿童虐待的含义,还是不得不参照西方文化。以下是美国“儿童保护及其预防发案”对儿童虐待的定义:

儿童虐待是父母,或扶养人,在扶养儿童问题上的失职,包括导致死亡,严重的肉体受伤,性侵犯,或者欺凌,或者没有对在儿童身上将要发生的伤害行为的进行及时的制止等等。

忽视:忽视是对儿童的基本需要的忽略,比如没有给以足够的食物,居住,或者关照,或者医疗(包括心理)治疗,或者教育和情感关照。

肉体虐待:是对儿童的身体的有意识的伤害,比如挥打,脚踢,拳击,咬,或者任何其它导致肉体伤害的行为。

性虐待:是对通过对儿童“说服”或者强迫等手段导致儿童对性行为的参与或者和对性行为的模仿。

感情虐待(心理虐待):(这一条定义在美国绝大多数的州生效,并各州有微小的差异,但以下的定义是共同的)对孩子的心智能力或者感情稳定造成的伤害。这些伤害是可以观察到的,并对孩子的行为,感情和认识能力多方面的非常强大的影响。(注1)”

根据这个定义,我们就不难看出儿童虐待在中国的普遍存在之事实。在中国,虽然对儿童的性虐待相对比西方国家少,但“忽略”和“打骂孩子”以及“情感虐待”却是非常的普遍,可以说是一个完全被视为“正常”的民俗现象。香港理工学院社会科学系Chan Yuk-chung博士在论文“儿童虐待在中国 – 一个在中国大陆仍然有待关注的社会问题”中提供了相对详细的数据:

2001年根据中国法学会的全国范围的调查,在3543个成人中,71.9%的人承认自己有过被自己的父母打过的经历。在北京,每10个学生中就有6个人被体罚过,并且和老师就此交谈过。 在另一个对中国和韩国的小学生的调查中,70.6%的中国学生经历过家庭暴力,在被老师体罚的学生比例达到51.1%。(注2)

这和美国的统计数据相比高了很多。在美国,所有种类的儿童虐待加起来和整个儿童的人口比例是按千分比来计算的。根据美国健康及公共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2006年的调查,一共有125万儿童虐待的案例。这个数字按整个儿童的比例来看是每58个儿童中有一个虐待案例(这个数字可能偏于保守,因为在很多外裔美国公民-比如亚裔,非裔等 – 中很难得到准确的数据)(注3)。不过,就是在这个如此之低的比率下,美国社会对儿童保护的意识却从来不放松,相比之下,中国的儿童保护的确太薄弱。

从我个人的观察,中国的儿童虐待中除性虐待相对较少以外,其他所有方式的虐待都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下雨天打孩子,不打白不打。”“打是疼骂是爱”,我们中国人认定了几千年的观念本身就使儿童虐待在中国社会的存在成为必然。

最值得我们中国人反思的,除了肉体虐待以外,心理虐待,是更为普遍的社会现象。和肉体虐待一样,很多中国人根本认识不到自己对孩子的方式是虐待。在美国的公安和犯罪心理日报Journal of Police and Criminal Psychology, 2005年第一期)对心理虐待有这样的详细定义,“Psychological abuse refers to any acts such as intentional humiliation, causing emotional conflict, or any act that could be psychologically damaging to the child,。。。(心理虐待包括对孩子的可以羞辱,导致感情上还得任何行为。。。)(注4)。根据这个定义,我认为多数中国家长都是心里虐待的高手,因为中国人最普遍的攀比心态,出于中国人的虚荣心和面子观念,导致家长随时都拿别人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比较。比如一定要孩子为自己“争光”,动辄“你今天算是给老子丢脸了”,或者“你叫老子如何在人前做人?”等等一些列的习惯用语,都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一点一滴地摧毁着孩子的个人自信。

更有甚者,少数儿童的生命还受到自己父母的非人的践踏。请看这个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也才不过十几年前)在中国青海省的事:一个母亲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活活折磨致死!

这个女人一方面娇宠自己的小儿子,另一方面对自己的女儿百般虐待,其手段胜过法西斯。她在女儿才三岁时就因女儿饿了叫着要吃东西而用针将女儿的嘴缝起来,被邻居撞见,立即撤线,不顾女儿痛得死去活来。后来又缝过不止一次,平时也打骂和其它各种折磨不止。最后有一次因女儿要吃东西,这女人用烧烫的菜油喂进女儿的嘴里。终于,在长达几天的饥饿和无以想象的肉体痛苦中,这个小女孩睁着眼死去了。。。

她的名字叫苏丽,离开人世时只有6岁。

这种把自己亲生儿女折磨致死的例子,在中国也绝不是极端稀罕之事(我个人在报上读到的就不止一,两例)。

总之,中国的儿童虐待,即使不是世界之最,也是非常严重的社会现象。如果不再在中国人眼中成为问题,中国人的人格素质,将继续是中国社会的最大问题。

 

二.儿童虐待的后果:“暴力”,“自卑”和“奴性”

中国人可能会认为只要是父母都一定会是爱自己的孩子的,所以怎样养育孩子都不重要。然而,这样的认识,是因为中国人在养育上没有把孩子当成一个完整的人,会对遭受的不公平的对待产生强烈的反应,从而导致对儿童心理成长的忽略。事实上,如果养育方式不当,对孩子肉体和心理上造成的痕迹,对孩子一生的影响,远远不是外在的因素(比如事业,地位等等这些中国人最看重的)能够弥补的。

中国人习惯了“打是疼骂是爱”,殊不知,一个从小就受到暴力虐待的孩子会理所当然地把“暴力”看成对待问题的合理解决方式。所以,“暴力”,是对儿童暴力虐待后的最容易导致的后果。根据美国的警察和犯罪心理协会(Society of police and criminal psychology)2005的统计,连锁变态杀人犯100%毫无例外的都是儿童虐待的牺牲品(其中肉体虐待占36%,性虐待26%,心理虐待50%,还有8%时被父母严重忽略了的)(注4)。可见儿童虐待的严重后果。另外,所有的具有暴力倾向的人格,几乎都和儿童时期承受的暴力有关。

杀人犯当然是最严重的例子,并且并非每一个被父母的暴力虐待后的人都会具备暴力人格,但一些不被察觉的“亚健康人格”,确实更为普遍的一种存在。根据美国心理学研究的结论:

“儿童虐待和忽视会导致孩子的身心两方面的发育迟缓。一个忽略喂养自己孩子的母亲会导致孩子的大脑发育不全,一个暴力的父亲会使孩子对人的关系不再信任。被虐待和忽略的孩子会把外界世界看成一个不可靠的,可怕的甚至危险的世界,这样的观念会导致他们对自己的价值估量降低,最后变得难以适应环境。如果不及时对虐待和忽略加以制止,孩子以后会导致更过的问题,如酗酒,毒品,忧郁症,家庭暴力,自杀倾向等等。(注5)

在这些后果的现象之后其实都有着比较共同的内在心理状态:“自卑”和“奴性”。这两种心理状态在中国人中非常广泛地存在着,并且互为因果,严重地影响着个人的幸福和社会的健康。

我们先看自卑。自卑,虽然一般不会直接导致对别人的伤害,但却是个人人生幸福的最大绊脚石。自卑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儿童时期的被虐待造成的。心理学早就证明,人的精神健康和儿童期间的受到的待遇,尤其是父母的待遇,有最大最直接的联系。好比一棵树,在它幼小时就被人一直扭曲着,那么它长大了也会是扭曲的。人也同样,一个人如果童年充满不幸,她/他的成年后的生活也很难幸福。试想小苏丽如果没有被折磨死,她长大后能轻易地成为一个心理健康的人么?我相信不会,除非有奇迹产生。

儿童虐待的牺牲者一般都把自己人生的失败或失落完全归结于自己的错误(或者完全归于别人),把自己的一切性格弱点归于自己的天性 — 无法改变的属性,而由此产生极大的挫折感,失望感,从而无法积极地对待生活。这,就是自信的彻底失落。之所以这样,就是由于这些受害者是一生来就被当成“低等品”虐待,他们顺理成章地把自己当成“低等人”待遇。并且,由于自己生下来就没有受到过尊重,自然他们也不懂得“尊重”是怎么回事,不会懂得如何尊重别人,从而不是把别人看成自己的压迫者就是看成被压迫者。由此他们在人际关系中,甚至在和自己的伴侣和儿女中,找不到一个健康平等的基点,从而难以建立健康的亲情和友情。

这些患者中,悟性高的,或可在自己今后的人生中得到自我调整,天资差一些的,就会认为自己生来就是这样,从而带着自己的心病走到生命的终点的人。这些人,性格古怪,常常充满莫名的怒火,把自己从父母那里受到的压抑宣泄在自己身边的弱者身上:妻子,丈夫,下属,或者性格软弱的朋友。当然,更多的情况是:宣泄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一代一代恶性循环)。这些人,虽然不是杀人犯,但他们的人生几乎毫无幸福二字可言,甚至还把痛苦带给身边的人。

还有更严重的,就是那些被社会遗忘的精神病人。西方的心理学(包括精神病学)在针对这样的心理症患者的治疗上,首先的和最重要的办法就是找到根源- 父母对他们的虐待。这个做法的目的并不是把自己的责任推给父母了事,而是由此让患者知道自己的心理缺陷不是天生的,而是外在的强加的,从而是可以改变的,从而使患者树立找回自我的信心。这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但在中国,这些儿童虐待牺牲者却很难得到这样的帮助。医生对大多数精神病人都不会查出,或者不愿查处真正的病因。这种对真相的回避,无疑使受害者受害更深,精神创伤永远不得痊愈。

由于“孝”,中国父母被无条件的保护起来了,所以我们不可能拷问父母。所以所有的积怨只有寻找其他的出口。中国的父母,不但可以虐待儿女不受任何惩罚,老了还理所当然地要向儿女索取自己的所需,以偿还自己的“养育之恩”。这样不公平的人伦关系,是被中国人完全认可了的。其实有起码良心和逻辑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在受害者和施害者的关系中,首先要给受害者提供援助和理解,可我们中国人说到了父母那儿就忘了这个道理:不由分说地站在父母一方,不由分说地要儿女原谅,儿女们再大的冤屈都得往肚子里吞。这样单方面的付出和牺牲,是儿女心理健康的最大敌人。它剥夺了儿女的自我,又使儿女在生活中找不到正当的情绪出口从而把怨恨施加给无辜的人,导致社会上“变态”人格比比皆是。

再说奴性。儿童,作为幼小的生命,当自己的亲生父母成为虐待自己的对手时,他们无处躲藏,更毫无自卫能力,唯一的反应就是接受:接受对自己的践踏。而这个行为,导致强烈的无助感和自卑感,以及对权威的畏惧感。对权威的畏惧导致自信的丧失,自信的丧失反过来又导致对权威的依赖,这,就是奴性。

在我们中国人中对儿童最普遍的赞美就是“听话”。殊不知,把父母的意志强加于儿女之后的结果,就是儿女渐渐丧失自主的能力,万事无法自己做出决定(当然不排除一部分健康的“听话”的孩子们)。这样的孩子在成人后对别人强加于自己的虐待(精神和肉体的)毫不察觉,或者能够察觉,却不加以反抗,因为他们早习惯了接受别人(父母)的意志。他们主动放弃思想自由的权力,把自己的头脑当成实行别人的命令的机器,并且在这个被奴役的过程中享受到轻松和和不负责任的舒适。这就是精神上的惰性。难怪有人热爱被奴役胜过自由!

充满奴性的人,一方面是历史上统治者的最爱,因为他们不到饿死不反抗,在表面的牢骚下内心深处认可专制;另一方面,由于万事都是别人的“主意”,他们最善于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从而万事不会承担自己的责任。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从来把历史上的灾难(比如文化大革命)都怪罪于少数统治者,而决不从自身 – 民众身上去找的原因。

所以,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儿童虐待对人格的严重摧残。另外,这个病态的人格还导致病态的社会。中国在孝道几千年之后,中国普遍习惯了儿童虐待,习惯了在自己身上留下了累累伤痕,于是病态人格之普及,导致了社会的整体病态。而在这样在病态的社会中,病态的人格才是“正常”的人格,健康的人格反而成为“异常”。从这个角度,我们不难看出,中国的社会和制度的不健全,大众的“奴性”是原因,而“孝道”才是根源。

另外我想在此简单地涉及一下当今中国人现在的两代人关系。虽然中国在最近几十年中像以前那样对儿女的肉体虐待相对减少,但另一种既不健康的方式仍然存在:对儿女的精神自由的剥夺。如果说以前的父母是以“黄金棍”虐待孩子,而现在的父母,是以另一种方式:物质上的娇宠和精神上的专制。这表面上看起来是爱护儿女,实质上同样是剥夺了儿女的意志自由,并且让儿女因为父母在物质上给自己的满足从而更加依赖父母。这样的儿女,物质上骄横,精神上脆弱,毫无意志力和独立性,即使是从名校出来,一样是废物一个。这种育儿方式,无非是另一种虐待:心理虐待。它同样是儿女人生幸福的巨大障碍。

 

三:孝道的传统纵容了“儿童虐待”

孝道并非儿童虐待的唯一原因(前面提到过儿童虐待在世界上的普遍存在),但孝道夸大了在两代人中间父母的权力意志,扭曲了人的爱孩子的天性,削弱了人对儿童天生的保护和同情心态,使少数受到严重虐待的儿童得不到保护,也使多数人不自觉地把儿童的看成“低等类”(所谓“孙子”),从而使儿童在有意无意中饱受人格践踏。

再看小苏丽的例子。其实在1991年苏丽才3岁时,青海的“人民公安报”就报到了她被母亲缝上嘴的事,但小苏丽并没有因此而得到社会的保护,她仍然被留在恶魔一般的母亲手里,被继续折磨3年多而死亡。从这一点来看,不敢问罪父母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制度,其实是这个恶母的同谋(注6)。

正是这个根深蒂固的“孝”的意识,使儿童虐待在中国几千年成为习惯,成为自然。动物都知道要保护自己的幼子,可对中国人来说,“打孩子算个什么?”当然,打孩子这个事实不能完全一概而论地都是虐待。打孩子也有原因,程度等等的不同,但是,孝道的存在,使那些自私的父母,真正虐待儿女的父母得不到应有的谴责。所以,孝道虽然不是儿童虐待的直接原因,但它却加强和巩固了这一人性恶,使这一现象在中国普遍地存在了几千年。

并且,由于孝道约束,很多中国人在成年后,在人生最有创造力,最辉煌的中年,一方面背负着心理创伤,另一方面还要满足老了的父母的一切愿望(有理的和无理的),从而无法实现自我理想。而更不幸的是,很多人在中年自己有了孩子之后,负担更为繁重,于是这一切的压抑顺其自然地向孩子发泄,导致儿童虐待的恶性循环。

我们中国人的习惯性道德思维对老人的同情远远大于儿童,因为中国人觉得儿童有未来,老人却快要死了,很可怜。殊不知老年人遇到不孝儿女,不幸的只是人生的最后几年,而被父母虐待的儿童可能为之而葬送的却是一生的幸福。(在此所以鼓励一下那些儿童虐待的牺牲者:不要以自己的父母老了为借口而让他们继续剥夺你们的人生,不要让“不孝之子”这个将会过时的罪名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四.孝道的伦理基础:生命成为债务

为什么孝道会在中国如此根深蒂固呢?我认为这是因为传统的儒家思想成功地在中国人身上灌注了一个宗教一般的认识:我们的生命是父母给与的。而由于生命是人最宝贵的东西,所以儿女从一生下来,就欠了父母一辈子。由此,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有一个不加思考的认识:父母无论对儿女犯了什么错误,儿女都仍然要孝顺他们,要对他们感恩。

这,也是孝道得以确立的逻辑基础。然而细查这个逻辑,其实是非常经不起理性的推敲的。先看生命的价值问题。虽然生命是宝贵的,但并不等于活着就是幸福。当然,能吃能喝能做爱,甚至高尚一点,能有精神创造,这些,都得靠一个具体的肉体去完成。然而,任何事情都是辩证的。一个不难理解的道理:生命既可以是幸福的来源,也可以是痛苦的根源。人生除享乐外,还有痛苦。不但有生老病死的肉体痛苦,还有精神上的各种痛苦。那么,如果我们承认这个生命的双重内涵,我们就不难怀疑甚至推翻这个传统的人生观:活着就是幸福。由此,给以生命这个事实就并非想象那么伟大,父母的功绩也就并非那么“神圣”。

更不必提那些受到父母践踏的生命。比如小苏丽仅仅六年的生命,对她来说,还不如没有。对小苏丽的母亲,我想,谁也不会说出“感恩”二字。

其次,生儿育女,使父母的选择,而不是儿女的选择。儿女并没有要求父母把他们生下来。所以儿女的生命,决不是父母可以向儿女“讨债”的借口。

再次,并且是最重要的一个认识:在父母给以儿女生命这一点上,中国人最需要认识到:父母并不是我们生命的创造者。生命,诚然是宝贵的,但生命不是父母的“创造”,而是神奇的大自然,或者说“上帝”(如果有上帝的话)的创造物。父母,只不过完成了一个生命的生理功能而已。所以父母和儿女是在任何方面都平等的个体。西方基督教对人类的最大贡献,除了对人性恶这一点上的正视之外,我认为还在于它把道德的评判权利交给了人之上的“神”。不管这个神存在与否,基督教至少在理性认识上保证了人之间的平等。

正因为父母和儿女是平等的,父母生育儿女之后对儿女的保护,是天经地义的。父母为儿女牺牲自己,是生命的天职,而绝不是什么“债务”。而父母在养育上的失职,才更是需要受到指责的道德罪过。所以西方才有了儿童保护法,对父母严加“看管”。

 

五.孝道对人性异化

其实保护幼小的后代本来是动物都有的本性,“虎毒不食子”,这是不需要后天习得的。可曾几何时,这个动物的属性,却在人类的一部分人中消失了,孝道,这个封建社会的道德基石,曾经给社会带来稳定和进步,却在历史发展中成了人性退化的现象之一 – 让人对自己的亲生孩子都没有(真正的)爱。

孝道在确立之后,对人性的最大扭曲,就在于它把生儿育女这个生命的最基本的需要功利化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为了“孝”而生的动机,导致了千千万万在心理上毫不成熟的人不得不为自己的父母而生儿养女,导致了在养育过程中的负担感,从而无法给孩子以他们需要的爱。由于没有爱,虐待就更加很难免(所以说中国社会上下几千年普遍地存在虐待儿童现象,我个人认为一点都不过分)。遭受虐待的人,也一生一世都不可能像父母“讨债”,而只有等到自己有了儿女之后,才可能“扬眉吐气”,把自己一生一世的积怨,发泄到最无辜的亲身骨肉身上,于是导致恶性循环。

如果生儿育女不是出于责任,而是出于人自身的选择,自己的需要,情况就大大地不一样。这样的父母,首先不会觉得儿女是拖累(即使累,也不会有心理上的损失感:即儿女因此就欠了自己一辈子),其次父母由于有爱-这个天然的和儿女的感情联系,自然会在养育儿女的过程中和儿女培养出感情,儿女自然地会对这个感情已爱来回报。而这个“爱”,就是对父母的比“孝顺”牢固的多的最大报酬。

所以,孝道看起来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其实却是人类文明史上人性的最可悲的“异化”产物。而中国人,在被孝道洗脑几千年后,需要从新认识到,生儿育女,是自己的责任,所以在心理和其他方面没有准备成熟时,最好不要仅仅为了他人(父母传宗接代的需要,或者别人的眼光)生孩子。

 

六.孝道与自私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自私”与“自我”是个不太容易分得清的概念。很多中国人会认为西方人比中国人自私,因为西方人大多都很自我。但“自私”和“自我”其实有天壤之别。在我的“‘自私’与‘自我’”的短文中,我这样写道:

“自私”与“自我”都分享一个共同的特点:以自己为主,然而,两者在具体内容上,也是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为了物质上的占有,后者是为了实现个人的精神价值。。。。所以,自私和自我,字面上看似接近,本质上却根本不同:自私是一种物化的占有欲,。。。;自我,却是一种富于个人意志的体现。。。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自私的人,是把“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人的天良道德,都会在这个“利益”的概念下而屈居二位。所以在他们和他人有利益冲突时力,他们不但力图自保,甚至加害他人。力图自保是可以理解的,属于人的生存天性,但损人害己,则是人性恶之一。而我们中国人,在利益的得失上是全世界最精于计算的民族:处处以利益为重,不惜损害他人(甚至对于把“麻烦”和“经济利益”至于他人性命之上的做法 – 比如开车橦伤人后再碾死人 – 都看成可以理解的事!)。这一点,任何一个对中国国情了解的人都会多多少少地同意,我就不多作赘述了。

这样的自私和孝道有什么关系呢?表面上好像没有,但实际上有着非常内在的联系:孝道的核心就是维护家庭利益 – 一个家族在血缘上的传种接代。这个家庭利益是高于一切。所以这个道德的内涵是其实极度自私的,因为它不会扩展到与自己无关的他人;所以在中国人的传统意识中是没有“真理”,“正义”,“公德”等等这样的概念的,生命只有一个目的:传宗接代。

在孝道的影响下,中国人把孩子完全看成父母的私有财产,所以对之甚至有生杀大权,“父要子死,子不得不死”,就是这种理念的“口号”(死了如何传宗接代呢?没关系,再生一个就是了,因为重要的不是这个具体的个体生命的特殊价值,而是“传种接代”,换一个儿子一样可以完成这个“使命”。所以在“二十四孝”中郭巨在埋儿时就是抱的这个想法:母亲只有一个,儿子还可以再生!)。这种认识的后果,自然就导致儿童虐待的盛行,因为家长是家庭里的最高“统治者”,他们所做的任何不公平之事,在旁观者的眼里都是他们的内政,与旁人毫无关系。就像小苏丽的案子一样,很多邻居都曾做过努力劝阻,但没有一个人能够作出“超越传统”的事,比如把小苏丽从她母亲身边救出来。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这些人还是认为,无论如何,小苏丽属于她的母亲!

孝道提倡爱护晚辈,对老年人尊重,听起来很道德,但就是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严格地建立在血缘关系的基础上,所以是严格地限制在家庭之中的自私“道德”。中国的老年人遇到“不孝之子”时,一般也是很可怜的,因为旁人绝少去关心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老年人,因为他们觉得,那不是他们的“责任”。中国人可以一边谴责某个老年人的“不孝之子”,一边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没有人照顾的老年人死去,绝不会动用自己的半点多余精力和财力去帮助这个老年人。

这就是孝道下的自私。孝道提倡的一切,都是以家庭为界限。在这个家庭中,任何不符合家庭利益的或家长意志的思想和行为,都会在孝道德观念下被废弃。孝道,就是这样把道德“机械化”,功利化,自私化,让社会上的一些非常不公平的事发生,让人对自己家庭以外的“恶”视而不见,让中国人在整体上成为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民族之一。


七.推翻孝道 – 恢复人之本性

生儿育女本身是人的天性,是动物都能做到的事。既然如此,就不是什么值得千歌万颂的奇迹;生儿育女更是父母的选择。既然是父母的选择,抚养儿女,就是父母起码的责任,不是什么要儿女回报的恩德(而只要是真爱,真心的付出,作为父母也应该知道,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儿女都不会不回报),而儿女的健康地成长,这本身就是父母的最大报酬。

当然,另一方面我决不是说儿女就可以由此向父母们索取他们需要的一切。人生的幸福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但是,爱,这个动物都具备的天性,却是做父母的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我写本文的目的,并不是说只要不虐待儿童,父母就一定能培养出健康的儿女。人格健康也有遗传因素,社会环境因素等等。在现代心理学,尤其是儿童心理学中,培养健康人格是其中心研究课题。如何当好父母,培养健康的儿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和艰巨的任务。所以,没有培养出健康儿童,很多时候也不完全是因为父母的失职。然而无论如何,父母在儿女的心理健康中起着最重要的作用。写此文的目的,是要想揭示一个事实:在中国社会中存在着严重的儿童虐待的现象,而这个现象严重地影响着中国人的心理素质。

如何改变这个显现个呢?对于正在虐待儿女的父母,社会要逐步建立完善的儿童保护法去谴责和惩罚他们,而对曾经虐待过儿女的父母,儿女们应该勇于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力。据说中国已经有了儿童保护法。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我个人认为,不把“孝道”这个群体意识形态推翻,中国人的个体自信很难普遍建立。

是的,生命可以是美好的,同时也可以是很痛苦的。如果父母生下儿女然后又折磨虐待他们,这样的生命,不如没有,这样的生育,无异于作恶。这样的父母,受到的不应该是感激,而是谴责和惩罚。

对自己的施恩者感恩,是人性;而对于自己的虐待者(包括父母)的感恩,是奴性。我们中国人的奴性,就是从家庭开始的(参见“‘孝’的孙子效应”)。我真心希望我们中国人有一天能彻底摆脱封建的甚至是罪恶的孝道,懂得“爱”的艺术,在两代人之间建立真爱的关系,而不是,或者仅仅是血源的和责任的,甚至是奴性的关系。

 

救救孩子!

中国人,不要忘记小苏丽!

 

 

2008。12。31。初稿

2011/10/20 定稿

 

 

注:

1:美国心理学协会 (American Psychology Association):

The Child Abuse and Prevention Treatment Act (CAPTA) defines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or child maltreatment as:

Any recent act or failure to act on the part of a parent or caretaker, which results in death, serious physical or emotional harm, sexual abuse, or exploitation, or an act or failure to act which presents an imminent risk of serious harm.

Neglect is a failure to meet the child’s basic needs, e.g., not providing enough food, shelter or basic supervision, necessary medical or mental health treatment, adequate education or emotional comfort.

Physical abuse refers to the injury of a child on purpose, e.g., striking, kicking, beating, biting or any action that leads to physical injury.

Sexual abuse is the use, persuasion or forcing of a child to engage in sexual acts or imitation of such acts.

Emotional abuse: Almost all States,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American Samoa, Guam, the Northern Mariana Islands, Puerto Rico, and the Virgin Islands include emotional maltreatment as part of their definitions of abuse or neglect.9 Approximately 32 States,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the Northern Mariana Islands, and Puerto Rico provide specific definitions of emotional abuse or mental injury to a child.10 Typical language used in these definitions is “injury to the psychological capacity or emotional stability of the child as evidenced by an observable or substantial change in behavior, emotional response, or cognition” and injury as evidenced by “anxiety, depression, withdrawal, or aggressive behavior.”

资料来源:http://www.apa.org/

 

2:Child abuse in China: a yet-to-be-acknowledged ‘social

problem’ in the Chinese Mainland(儿童虐待在中国:一个在中国大陆有待认识的社会问题)by Chan Yuk-chung

There are at present no national statistics on child abuse in China, but some survey data will throw light on the problem. In 2001, a national survey of 3543 married people conducted by the China Law Society

showed that 71.9% of the interviewees reported to have had the experience of being beaten by their parents during their childhood (Liu & Zhang 2002). In

Beijing, it has been found that 6 in 10 students had experienced physical punishment and disguised physical punishment from their teachers (Hao 1999). In a parallel study on primary students in China and Korea between 1998 and 1999, 70.6% of the Chines children had experienced family violence in the year

preceding the study and the rates of corporal punishment by teachers were 51.1%.

资料来源:http://www.acad.polyu.edu.hk/~ssycchan/Child%20Abuse%20in%20China%201.pdf

 

3。资料来源:http://pediatrics.about.com/od/childabuse/a/05_abuse_stats.htm

 

4:资料来源:美国公安和犯罪心理日报(Journal of Police and Criminal Psychology, 2005, Volume 20, Number 1)

http://maamodt.asp.radford.edu/Research%20-%20Forensic/2005%2020-1-Mitchell-40-47.pdf

 

5:美国心理学协会原文: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of child maltreatment?(儿童虐待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can result in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al delays. A neglectful mother may not feed her baby properly, which can slow brain development, or an emotionally abusive

father may damage his child’s ability to form trusting relationships. Abused or neglected children can see the world as an unstable, frightening and dangerous place, which can undermine their sense of selfworth and their ability to cope with and adapt to their environments as they grow up. If unaddressed, maltreatment may contribute to later problems, such alcoholism/substance abuse, depression, domestic violence, multiple sexual partners and exposure to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suicidal thoughts and attempts.

资料来源:http://www.apa.org/pi/families/resources/child-abuse-article.pdf

 

6。“燕志云因3岁的女儿偷吃鸡食而缝住女儿的嘴,这恶行一时轰动了青海高原,《人民公共安全专家报》、《青海日报》、《西宁晚报》都作了报道。人们纷纷谴责燕志云。按理说,她应该有所醒悟,有所收敛,谁知两年多来,她仍然惨绝人寰地虐待女儿,甚至更加变本加厉。”(资料来源:http://baike.baidu.com/view/1843271.htm

 

孝道与儿童虐待

Aside

Posted on: June 1, 2011

简说两代人之间的爱和“孝”以及人类进化的方向              

父母把儿女生下来,是父母的选择,所以让儿女感到安全,健康地成长,是父母的责任。父母对儿女的爱,是绝对无条件的,即:无论儿女是否回报,父母都得以“爱”而对待之。如果儿女出落得好,成长健康,甚至“有出息”,做父母的,应该感到欣慰,并让儿女感到是儿女自身的天赋,以促进儿女的更加自信;而儿女的人生一旦有什么差错,做父母的应该立即检讨自己,反省自己的责任。

是的,“居功不傲”“有责必担”,听起来父母很吃亏。但,做不到这一点,请最好不要带孩子。

儿女对父母的爱,刚好相反,是有条件的。如果父母在养育儿女的过程中处于自私而导致爱的缺乏,甚至虐待儿女,儿女是完全可以以“不爱”(或者“不孝”)做回报,因为,保护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生命健康成长,是每一个人的人生第一大任。本来,父母生儿育女,就是要让儿女得到健康发展。以使自己的生命得到更好的延续,而父母如果在这一点上“失职”,儿女理所当然地要承担起保护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生命脱离父母的毒害而健康发展。所以,儿女对父母有“爱”与“不爱”的选择。(不过,事实上是,只要父母付出了真正的爱,儿女不以爱回报的情况少之又少)

这,就是自然规律,进化的规律。符合这个规律的人种或物种,才能向前进化。然而,我们中国“独特”的“与众不同”的“孝道”,就刚好和这个自然规律相反:父母对儿女的“爱”是有条件的,儿女对父母的“孝”是无条件的。中国文化把父母对儿女的“爱”假定成必然,所以不拷问,而余下的所有努力都贡献给培养儿女如何对父母无条件地“孝”。所以整个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就是供奉父母,给父母养老的历史。中国人进化的方向,不是向“前”,而是向“后”。(难怪中国人常常感叹“今不如昔”,一代又一代的人都只会以古人的智慧来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比较一下中国和西方的老人,一个最大区别,就在于一个“牺牲自己”:西方的老年人,如果老弱多病了,很多都尽量离儿女远一些,宁愿在孤独中病死,也不愿妨碍儿女的生活;而中国的老人,越是有病,越是要病给儿女看,要把儿女的壮年都贡献给自己。当然,儿女也不加思考地认为牺牲自己是天经地义之事。

所以在中国这样的文化中,人要在本来有限的生命中做出的大的创造是非常困难的。好多中国人感叹为何西方历史上出现了那么多的天才人物,我可能更会问一句:这些天才们有多少在他们人生的辉煌时期牺牲自己的时间精力为父母尽孝?

简说两代人之间的爱和“孝”以及人类进化的方向

Aside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1

简析儿童虐待牺牲者的几种心态以及超越的可能               

大凡从小被父母虐待过的人都有一番难言的心理历程,有的能超越,有的却不能。在此我想从受害者的角度,把受害者普遍具备的心态和如何超越的方法做个简单的分析。

1。怨天尤人

很多童年不幸的人都爱抱怨。给人一个自暴自弃的印象。我个人认为,这个“抱怨”其实就是伤口还摘流血,患者还在感觉疼痛,所以不得不呻吟。这个,并不是患者自愿的,甚至是不自觉的。旁观者不分青红皂白地叫患者闭嘴,我认为是“站着说话要不疼”的行为。这种行为是人缺乏同情心,或者是对儿童虐待缺乏认识所致。

2。“成年儿童”

儿童虐待受害者的普遍问题就是“成年儿童”——在心理上完全不成熟,不独立,继续依赖父母。

首先由于这些人从小就被父母看待成“劣等”,所以他们渐渐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自我认识——认为自己是因为不够“标准”才受到父母的虐待;其次由于这些人从小万事没有选择的权利,从来没有接受过人格独立的训练,所以他们在意识上很难真正“成年”。这两者加在一切,让他们不但不能真正长大,并在自己的成年生活中继续让父母垄断自己的意志,干扰自己的生活,而自己也不停地继续“努力”争取父母的人可,鼓励父母继续虐待他们的行为,成了自愿的“被虐待狂”。

这种人生活在对父母的感情幻觉中,总认为父母之所以这么“恨铁不成钢”,都是自己的不足。相信“父母其实是爱自己的”是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他们的生活的全部支柱。对这些人来说,“叛逆”是不可能,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因为没有父母,对这些“成年的儿童”就成了“孤儿”,这将是比父母的虐待自己大得多的惩罚。

3。“原谅”的误区

“原谅”似乎是在人类的任何一种意识形态中都被高高挂起的“美德”,是人人追求的人格境界。然而,人们似乎不懂得,“原谅”是一种能力,而不是,或者说不完全是一种“选择”。原谅是一种在自爱充分之后的一种对现实的超越。没有充分的“自爱”的“原谅”,是脆弱的自爱以及人性虚荣的装饰品。这样的“原谅”是对现实的回避,结果是对受害者自己更深的伤害。这也是为什么好多儿童虐待受害者在成人之后一方面因为强迫自己原谅父母而继续认可父母对自己的各种蛮横要求,另一方面在其他人际关系中释放自己被压抑的自我,把“气”出到无辜的人的身上,比如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伴侣。

苏珊·弗尔沃特(susan forward)在“毒药般的父母”中提到受害者恢复自爱的第一步就是他们可以“不原谅”。她认为“原谅”是父母通过自己的努力 -改变自己对儿女的态度等- “挣”来的,而不是儿女“施舍”的。

我个人认为,要求受害者原谅,其实是站在施害者(父母)一边的对受害者更大的权利剥夺。在人类的相互伤害中,不管施害者和受害者是谁,从公正的角度,受害者的需要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受害者的伤口没有痊愈,他们需要呻吟,他们无法原谅,这些,都是值得同情的,是旁观者不但不应该指责,更应该理解的行为。作为受害者,一定不要强求自己原谅,因为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强迫自己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我们只有首先做一个真实的自己,才能在这个基础上发展,或者添加成其他我们想要的品质。

4。“超越”过去

我们能选择事业,朋友,爱人,但我们却不能选择父母。这,的确是比较遗憾的事。但事情已经发生,“认命”也许是最容易的选择,也可能是唯一的选择。然而,“认命”不同于“认可”。认命并不等于我们要让自私的父母继续虐待我们。我们不能改变昨天,我们也许不可能忘记苦难,但,我们却可能让它不再干扰我们的生活,从而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明天。这,就是“超越”。

超越的方式,很多人可能会认为是“原谅”,我不以为然。超越可以是原谅(如果父母作出了努力的话,或者自己强大了的话),也可以是不原谅。这些,都是因人因事而异的具体方法。但有一点是必须的,就是不能让父母继续虐待或者干扰自己的精神生活。没有这一点,“超越”是不可能的。做到这一点的方式,可能是和父母疏远甚至断绝关系,也可能是父母一如既往,但自身由于身心强大从而心灵不再感受到伤害。

总之,方法各异,但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摆脱自私父母的控制从而发展出独立的健康人格。

简析儿童虐待牺牲者的几种心态以及超越的可能

Aside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1

父母对儿女的责任(权力)究竟有多大——从一个逻辑问题的争论想到的               

前不久和一位网友无休无止地争论了一个看似无聊的“语法逻辑”问题,引起了我对养育儿女的更深的思考。起因是我写的一篇短文:“也说‘把孩子培养成普通人’”。在原文中,我的第一段是这样的:

““虎妈”“狼爸”还没有折腾完,已经有人若有所思,或者说“恍然大悟”地说道要“把孩子培养成普通人”。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有一种悟透了人生,或者说在平凡中见真知的禅味,但其实和“虎妈”“狼爸”犯的是同一个错误:孩子可以按自己的意志来培养。”

我的论点是,孩子的的生下来并非白纸一张,而是有他们自己的天性*的,顺着这个天性去“顺从自然”(注)地培养,成全孩子的天性,才是最佳的养育儿女的方法。

争论就从第一段的最后一句开始:“孩子可以按自己的意志来培养”(我的原文对这句话是否定的)。所以网友抓住这个逻辑“缺陷”给以“攻击”。他/她的观点是这样的:“顺从自然”方式,仍然是一种需要父母做出选择的培养方式,所以即使父母做出了顺应孩子天性的方式养育他们,使他们成全了自己的天性,这仍然是父母“让”他们成全自己的,所以仍然是父母的“意志”“培养”了他们。

这位网友的批评在逻辑上是讲得通的,所以我稍后改成了“孩子可以按父母的意志被培养成父母想要他们成为的人。” 结果还是有着同样的“逻辑错误”,因为此句和前面一句有同样的逻辑意义:即无论父母选择什么方式,孩子的命运,都是由父母在决定。

左思右思之后,我无法找到此网友的逻辑陋点,最终发现还是我的原文还太间短,没有涵盖在这个大的逻辑前提下两者(“推妈”式的和“顺从自然”式的)的一些更微妙的的区别。更关键的是,这个看似表面的语法逻辑的问题,还会导致一个非常容易陷落的意识误区,即孩子的成就,无论是事业的成功,还是个人人格的健全成长,都是父母的选择的结果,所以都是父母的功劳。

不管这个网友有没有这个意识,但这个意识却能代表很多中国父母的观念。事实上,父母的选择的确至关重要:孩子生下来,如果教养不当,孩子可能成为心理不健全的人;如果给以肉体虐待,孩子可以成为肢体不全的人;如果干脆抛之荒野,孩子可以成为虎狼之餐。所以,父母对孩子的生命的确有着完全控制。那么,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孩子的一切,都是父母“培养”的功劳呢?

其实中国孝道传统首先就不同意这个逻辑。虽然有“子不教父之过”的说法,但对遵循孝道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孩子的成功,是父母的功劳,而孩子的不成器,甚至犯罪,则是孩子自己的天性使之然。这一点和基督教徒对上帝的态度不谋而合:只捞功劳,不负责任。这,显然是孝道的误区。然而,批判孝道却不是本文的意图。本文的目的是要辨清我个人所坚持的“顺从自然”的养育方式和推妈推爸的方式的根本不同。

是的,表面上看,一个“顺从自然”的养育方式,和推妈推爸的养育方式,都同属一个更大的逻辑概念:父母的培养 – 即父母都必须做出选择去培养孩子。所以,似乎孩子的一切都可以归功于父母的心血。然而,在这个大的前提下,推妈推爸和“顺从自然”的方式却有着方方面面的非常不同的内容和结果:从孩子的角度来说,推妈推爸制造出的人,是失去了自我的本来天性的人,而顺其自然式的养育出来的人,是符合他们自己的天性的人;从父母的角度来说,推妈推爸会把孩子的成功,看成自己的成功(就像朗朗的父亲一样);而“顺从自然”的父母,会把主要的功绩,看成是孩子自己的功绩,或是生命自身的奇迹。因为这样的父母知道,即使他们的孩子不在自己的身边成长,换成别人,只要是这别人和自己一样懂得“顺从自然”的道理,孩子都会成为他们自己天性所决定的样子。

再用公式阐述一下这两者的不同:在菜美儿的理念下,或者传统的儒家育儿理念下,A父母培养出A型的儿女,B父母会培养成B型的儿女,所以儿女成为父母的“产品”;而“顺从自然”的养育方式,此孩子不管是在A父母手下,还是在B父母手下(比如被领养),或者在任何一个别的人的养育下,他们都会成为自己天性所定位的那种人。这,就是两种培养方法之根本所在。虽然两者都要父母做出选择,但前者是以父母的意志为中心,后者是以孩子的天性为中心。

更不必说,既生之则养之。为人父母,养育出健康的儿女是天职,而不是需要被报答的恩德或者功劳。

在“顺其自然”的方式下,孩子的成就,是天性使之然,父母,不过是辅助了这个自然的生长过程而已(因为即使孩子不遇到是此父母,而是彼父母,孩子仍然会使他们自己)。换句话说,推妈推爸的方式是“人”在 “培养”,“顺其自然”的方式是“天”在造就。比较之下孰高孰低,无需赘述。

所以,我原文的意思,应该是这样的:改覆挥Ω冒押⒆影醋约旱囊庵舅茉斐勺约核M娜耍歉ㄖ⒆映晌翘煨运龆ǖ娜耍蛘呒虻サ厮担鲋⒆映晌亲约骸?

这个辅助孩子成为他们自己的“辅助”的意识,是中国父母最缺乏的品质。正是从这一点上,我的逻辑和那位网友的逻辑发生冲突。中国人动辄大谈父母的“付出”,“灌输”及 “培养”,重点都在父母上,造成父母喧宾夺主,成了孩子生命中的第一主人翁。殊不知孩子的成长,孩子才是真正的主角。

中国父母的这个意识,和儒家传统的关系最大。因为儒家育人中最讲究后天的“雕”“琢”。“玉不琢不成器”。由于“成器”- 而不是“成人” – 是目的,就一定要“雕琢”。这个雕琢的过程,就是让人失去自然天性的过程,所以这样的“培养”,是成全了父母的雕虫小技,抹杀了孩子最宝贵的“天”赋品质。

我个人认为,大部分中国父母如果那天真正懂得了放弃“培养”(雕琢)的意识,欣赏自己的儿女 – 一块没有经过雕琢过的“玉”的自然美,无论其光滑还是粗糙,不管其愚钝或聪明,这些父母,才真正懂得了“爱”,和这种在“爱”的引导下的“顺从自然”养育方式。

注:“天性”“顺从自然”在此主要是针对推妈推爸的重点项目:孩子的事业,技能,智力等方面,不包括品德的培养。人性生来复杂,有些孩子生性会在品德上“善”一些,有些会自私一些。这得靠父母具体把握。对于孩子的自私品行,我个人认为不能因小而不教,否则会悔之已晚。而我们中国人正式因为太偏重技能训练,忽略了道德(我不是指像孝道之类的死板的“规矩”,而是指如何“尊重他人”之类的人格平等意识)的教育,导致中国孩子虽然表面禀赋“服从”的德行,但在如何在平等的基础上尊重他人方面反而不如美国孩子。

父母对儿女的责任(权力)究竟有多大——从一个逻辑问题的争论想到的


Blog Stats

  • 10,229 hits

Follow Yun Yi's Stuff on WordPress.com

Follow me on Twitter

© 2003 – 2014 Yun Yi

Protected by Copyscape Online Plagiarism Detector
PHILOSOPHY

Philosophy Blog Dedicated to Critical and Reflective Thinking

Be Like Water

Music, Film and Life

~ L to the Aura ~

sustainability. compassion. inspiration.

The Green World

the dilemmas of modern times

hessianwithteeth

This site is all about ideas

The Magician's Home

A house filled with thrills, mysteries and heart-wrenching secrets that will forever change the course of June Corpelle's life

Success Inspirers World

International Friends Forum - Springboard To Great Heights

Credit Continue

Samantha Clarke

The Road

Obedience is Better Than Sacrifice

Audio SeXXX

Eargasms found here!

Natalie Breuer

Natalie. Writer. Photographer. Etc.

The Dystopian Nation of City-State

A cruel, futuristic vision created by science fiction authors James Courtney and Kaisy Wilkerson-Mills.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writings available through Amazon.

KURT★BRINDLEY

WRITER★EDITER★PRODUCER★CONSULTANT

PROJECT: A Journal for Project Management

Project is a journal for project managers to express their ideas and share their work through writing, conversation, design and image

Libretto

Expression of Thought through Words

Jesus Christ for Muslims Pakistan

Inviting Muslims To The Kingdom of Christ

Chris Brake Show Podcast

LIVE! Every Wednesday @ 8pm Eastern / 7pm Central on StrangeLabel.com

criticaldispatches.com/

Follow me on Twitter and Instagram @RichyDispatch

justbadtiming

life as i know it

Eye-Dancers

A site devoted to the Young Adult sci-fi/fantasy novel The Eye-Danc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