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言片语:智慧,悟性,理解,及其它

Adirondack Chair

Adirondack Chair (Photo credit: frontier.1968)

对于世间的真理或真相,人似乎(只可能)被分为这两种类型:不知道的人,和伪装知道的人。

人类智能的最高境界是艺术和智慧,而非技术和知识。

悟性,是一种在没有他人教导的情况下,或者仅仅在间接地启迪下直接把握真实的能力。悟性是获取智慧的能力。

人有两种问题,一种是人的问题,另一种是文化人的问题。

认识论中的二元论:一件事(诸如现象或观念等等)仅仅因为它是真实的,并不意味着它是有益的;反过来,仅仅因为一件事是有益的,也并不等于它是真实的。

政治正确”是一种意识形态,它是针对没有观察力和辨别能力的“大多数人”而设立的。

悲哀只有被宣泄出来,才不会成为毒害生命的肿瘤。

平等,不是消除人之间的不同,诸如体力,性别,种族等等之不同,而是尊重这个不同。

人之间的和睦,不是建立对人之间的不同的抹杀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对这些不同的认可,或者说包容的基础上。

苦难本身没有任何意义。把苦难像神一般供奉起来,其实是做了噩运的奴隶。人只有蔑视苦难,才能超越苦难。

他人”是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宇宙。所以每个人都不可能完全理解另一个人。那么,人与人的理解又从何而谈?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并不是指一个人要完全理解另一个人的“不同” 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而是指一个人尽管不能理解另一个人的不同,也要接受另一个人的不同。所以,真的理解,其实就是接受“不理解”这个事实,或者说不理解的“理解”。

对命运的接受,是指人对自己一切天生条件以及后天的经历的认可,而非指对他人施加在自身上的不公正的认可。接受命运,也不等于一个人放弃自己的真实追求,而是指对在自己所选择的路上能走多远都抱以坦然的态度。

人的自信,与其说与“成就”有关,不如说与快乐程度有关。

成功:身体的健康和心灵的满足。

战胜对死亡的恐惧的最有效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更加热爱生活(生命)。

Enhanced by Zemanta
Advertisements
Aside

让“面子”见鬼去吧!

让“面子”见鬼去吧!

今天因一件小事激发了我的不太愉快的记忆:三年前我和我一个几十年的老朋友“闹崩”了,表面上的原因是她请我吃饭我去不了,没有给她面子。

在最近的多年中,我因长期的慢性健康问题,经常都承受一种气短,不能说话的症状(类似哮喘)。每当这个时候,我是自己的日常生活都难自理,更不可能出外参加社交活动了(所有这些活动都只会加剧症状)。所以每次如果我犯了这个“病”,任何人请我吃饭或者社交晚会,我都得婉言谢绝。我的这个老友是我的高中同学,人生几十年后又在美国走到一起,理当珍惜,所以每次去她家吃饭,都是我难得的异乡快乐。然而无奈于身体情况,总有那么些时候我去不了。一两次也罢了,多了几次之后,老朋友脸色就渐渐不好起来。我为了争取理解,给老朋友一而再再而三地解释道歉,结果她还是不理解。非但如此,我还遭到她和其他知情者的诧异:“你怎么要求别人那么高?”“别人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理解你?”“人家请你吃饭还错了?”后来我终于忍无可忍,不再赴约,老朋友的交情也自然付之东流。

也许是我不通人情世故,似乎,按照中国人的“面子观”,老朋友的“好意”,譬如请吃饭之类,自然应该是“人生第一大事”,无论我有病无病,甚至献出生命,我都应当义不容辞。其实我曾经也是这么看的,比如,就是这个朋友,“为了我好”,在她开的学校给我排了超出我身体能力范围的课(我反复给她说我只能最多连续上两堂课,但她不相信,给我排了三堂课),导致我翻病,一倒床就是三个星期。也许,是我的病情太离谱,连吃饭这种事都承受不了,超出了老朋友(或者很多人)的理解力?

老朋友不理解我,我也不理解老朋友: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一方面我坚信老友是好人,另一方面,怎么这么简单的情况都理解不了?我反复清楚地用大家都理解的语言说自己是“身体不好,说不出话,不能来吃饭”,朋友一定要理解成我是“精神不愉快,说得出话而不愿意说话,能来吃饭但选择不来吃饭”。甚至最后衍生到我瞧不起她,等等。是什么让语言表达如此无力?换一个角度,我如果有朋友病到这个程度-气虚到话都说不出来,我一定会相信他/她,不但不强求他/她来吃饭,可能还会把饭做好给她/他送去,然后悄悄走人。我当然不是在要求朋友这样做,而是说这至少是我自己能做到的。难道我真的具备圣人的道德?

后来我认识到,朋友坚决不相信我的言语,其实是因为我的经历不符合她的经历,也不符合我在她记忆中的印象(那个曾经健康的人),所以她用自己既存的主观理解,去歪曲一个明摆的事实,最后把一个简单的事实,搞得复杂不堪。以自己的有限的经历去判断别人,我认为就是思想狭隘,理解力和想象力的贫乏的体现。这个现象其实也揭示了一个事实,即:一个缺乏起码的理解和想象能力的人,是很难真正理解别人,从而真正帮助别人的。也就是说,真的善良,离不开(或多或少的)智慧。

俗话说,“会怪的怪自己,不会怪的怪别人”,说穿了,这事也是我自己的愚蠢-我说别人爱面子是错,其实我自己也过分珍惜别人的面子:明知道自己做不了的事,为了老朋友的情面,却咬牙坚持,搞得自己苦不堪言(本人为此犯下的错误几乎数不胜数,搞得自己也“伤痕累累”)。所以,最后一次她打电话来要我吃饭,“醒悟过来”的我没有再接听她的电话。从此以后,不但断绝了自己承担不了的“情义”,还在少数老友之间遭到性格古怪,难以相处的“罪名”。然而好的一面是,自己终于摆脱了包袱,可以轻松地继续自己的人生路。

所以,这一堂课给我的教训,就是为了“面子”而相处的朋友,不是真正的朋友。让“面子”见鬼去吧!

 

Aside

只言片语集:智能,选择与责任及其他

只言片语集:智能,选择与责任及其他

 

1。智能:

Adirondack Chair on Dock, 4x5 Slide

人的智能(感性和理性双方面的)似乎和人一样,是一个从低级到高级的进化过程。低级的智能形式体现于感性上的迟钝和理性上的对事物的简单认知能力(或者说黑白思维方式,以及对“绝对性”的依赖等等);高级的智能体现于感性方面的善感,和理性上的多层次思维能力。

感性上的善感,也就是常识中所说的“多愁善感”,但这种“多愁善感”并非指单在感情的某一类别上的敏感(比如忧愁 – 单一的过份的忧愁就成了忧郁症),而是指对感性的各方面因素 – 忧愁,激情,以及直觉等等 – 的敏锐。理性上的多层次思维能力我(暂且)认为主要体现在这两方面:在面对简单的现象时能看到其复杂性,而在面对对复杂现象时,又能简化之。后者即是一种概括事物的整体特征以及抽象出事物的内在最重要因素的能力。

 

2。选择与责任:

一个人一旦接受了别人的建议,实施了行动,那么这个行动的后果所导致的一切责任都应该由这个人(即听取建议和实施行动的人)来承担,而不是由提建议者来承担。这就是为什么在自由民主国家,言论和思想自由限度,大大超过行为的自由限度。而以这个认识来看历史,我们就不会把很多历史事件的罪责,简单地推到思想家个人头上,比如把法国大革命的血腥算到卢梭头上,或者把纳粹和文革的灾难,让尼采和马克思,甚至希特勒和毛泽东来承担。这些人为灾难的责任,除了事件的发动者,更有千千万万的所谓的“无辜”的参与者。离开了这些“无辜百姓”的愚昧和残忍,或者说人性中普遍存在的“恶”,任何一个独裁者都不可能成就大规模的人为灾难。

 

3。其他:

很多曾经是迷信的,正在变成可以被科学证实的事实;而当今一些被“科学”宣称为真实的“事实”,又在变成人们不再拷问的迷信。(待考?)

教育是昂贵的,知识是廉价的,智慧是无价的。

真的自信,来自于我们有多么享受自己的生活,而并不来自于我们完成了多大的业绩。

苦难既能造就*人,也能摧毁人。为什么有这个矛盾呢?原因很简单:造就人的因素更多地是来自于内在,即人的天性,而非外部的人生经验。

生命是这样的:跟着感觉走,远远比跟着计划走要有趣得多。原因很简单,造化总是比人的“计划”更高明。

说到底,人生只有一件事情值得我们认真对待:快乐。

 

 

*“造就”一词在此并不是指人的社会意义上的成功,而是指人内在的或者精神境界上的完善。

 

Enhanced by Zemanta
Aside

只言片语:宽容,原谅,天才与人才及其他

只言片语:宽容,原谅,天才与人才及其他

 

1。 宽容

宽容是针对不同的观念,生活方式,种族等等而言,而不是针对冒犯,虐待和不公正的行为而言。对后者的“宽容”实质上不是“宽容”,而是“驯服”。

对不公正的“宽容”是人类献给人性恶的最大礼物;

健康的人际关系,是建立在对彼此不同的接受上,而不是在一方对另一方的侵犯的单方面的(永无休止)的“宽容”上。

如果暴力不可避免,那么我愿意看到施害者被暴力处罚,也不愿意看到无辜的人被无休止地受到暴力侵犯,而这些侵犯者因被宽容而永远有施暴的机会。

 

2。原谅

对一些人来说,原谅,意味着受害者在施害者没做任何努力改变的情况下主动和施害者完全和好。这也意味着施害者不可避免地对受害者的继续冒犯,并且受害者也不应该再有任何抱怨(总之就是圣人才做得到的事);对另一些人来说,原谅不过是放弃对施害者的报复,把生活的重心从过去转向自己的现在和未来。

很多时候,家庭暴力(虐待)的牺牲者和施暴者仍然保持关系并非是因为这些牺牲者有能力原谅,而是因为它们没有能力面对割裂亲情之后的孤独。

成天高呼人要“宽容”要“原谅”的人,往往是那些自己犯错误最多,但却没有勇气承认错误,没有能力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人。这些“错误”,可能仅仅是错误,严重的也可能是罪恶。罪恶之人,也最喜欢打“原谅”“宽容”牌,让别人包容自己的自私和贪婪,由此可以无所不为。

 

3。“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大约是这个意思:由于自己一辈子没有被人当成人,所以自己也习惯了不把自己当成人。由此,一旦有人把自己当成人,自己便不自在起来,觉得非常的不妥,因为,别人怎么可能把我摆在一个和他们一个等级上呢?于是,一定要“涌泉相报”,把别人抬高到“神”的程度,以显示别人和自己的等级差距。

一句千古名言,其实是“自贱文化”的产物。

 

4。相信自己

相信自己是自信,迷信自己的观点(思想)却是愚昧。

 

5。善待自己

有些人(也许是少数,甚至极少数),善待他人是天生的品质,善待自己却是需要后天(甚至一生)才能学会的态度。

 

6。勇气

一个有恐高症的人,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需要的勇气,大于一个健康的人攀岩一千英尺高的悬崖所需要的勇气。

 

7。智慧与愚昧

人的智慧和愚蠢,不是以人的知识之多少,而是以人对自身局限的认识之深浅为标准的。即:对人自身的局限之认识愈透彻,人就越智慧,反之,人则愈加愚蠢。所以,一个自以为无所不知的博士,远比一个承认自己一无所知的农夫更愚昧。

 

8。天才与人才

都说天才是1%的天分,99%的汗水,我说天才是1%的天分,99%的享受(注:这个1%的1,不是十进制的1,而是二进制的1,即1=“有”,0=“无”)。

说天才是1%的天分,99%的汗水,这是人才们(以及蠢才们)的“天才梦”(或者说"白日梦")。人才们以为,任何人,只要付出和天才们一样多的汗水,就能成就一样的事业。很遗憾,事实不是这样。因为如果是这样,就不会被叫做“天才”了。天才是天造就的,人才才是人(汗水)造就的。

其实人最愚蠢的,就是硬要做不符合自己天性的事,成为不符合自己本性的人。如果一个普通人懂得享受自己的生命,把自己的生命贡献与让自己快乐的事务,那么他们和天才其实只有1%的区别。而一个普通人让自己的生命被虚荣名誉所诱惑, 硬要拼命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拼命要让自己在别人眼中成为天才,那他们才真是和天才有着100%的区别。

既然天才是天造的,那也就和人的种族,国际,性别等等属性一样,不过生来如此,所以没有任何值得受到区别对待的理由。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智慧能让更多的人受益,所以他们配得上众人的感激和崇敬。但在人格待遇上,天才和任何一个人才蠢才一样,都应该受到同样的待遇。

 

9。普遍性与特殊性

从事物以及人的“种”,“类”中概括出普遍性(共性),是敏锐的观察力,直觉和理性相结合的结果;而用这一普遍性去概括这一类的每一个体,却是偏见的体现。原因很简单,事物的任何一类,人的任何一族,都在具有普遍性的同时具备特殊性:即每一个个体都有这个普遍性不能包括的独特属性。试图把人或物简单地划分成类别,然后以各个类别的共性去对待类别中的个体,或去要求各个类别中的个体,是人性的最大愚昧之一,也是人类相互隔离甚至仇恨的根源之一。

 

10。平等

人的平等,是针对人的生命的价值而言,而不是针对人的知识,才能,甚至地位而言。换言之,人有才能的高下,知识的多寡,以及低位的不同,但这些都不是衡量人的生命价值的标准。懂得这一点,人就不会卖弄学问,不会不懂装懂,不会炫耀财富,不会仗势欺人,更不会掩饰贫穷。

 

Aside

只言片语——经验,智慧,宗教,理性及其他

只言片语——经验,智慧,宗教,理性及其他

1。经验与智慧:

经验永远是有限的。经验本身不导致智慧。导致智慧的,是一种超越经验的能力,即——或能在坎坷的经历中不放弃希望从而战胜苦难,或者在平谈的日常生活中体会出非凡从而超越平庸。

2. 苦难与智慧:

苦难并不是智慧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但智慧的头脑却懂得如何从苦难中吸取它所需要的营养

3.俯视,仰视与平视:

在很多中国人的为人处世哲学中,只有仰视和俯视两种态度。所以,当你平视他们时,他们不是以为你在仰视他们,从而俯视你,就是以为你在俯视他们,从而仰视你。这样导致了很多以平等为原则的人也不得不对这些人采取俯视的态度,高呼“我被逼着做了我不愿意做的人!

4.感性和理性:

感性和理性(或者直觉和推理),并不是相互矛盾,而是相互补充的两个功能。和理性矛盾的是“非理性”(即“思维混乱”),和感性矛盾的反面是“冷漠”(即“感觉迟钝”)

5.成熟与成见:

对很多人来说,所谓的“成熟”,就是人的理解力逐渐被成见,而不是被客观事实所左右

6. 宗教 – 作为寓言和代表真理的两种不同形式:

当宗教以寓言的形式呈现时,它体现了人类的灵感——想象力和希望,并给人以爱和勇气;当宗教以“真理”的姿态出现时,它体现了人性的愚昧 – 封闭的头脑和偏见的思想,并导致仇恨和制造灾难。

7。“真实”与“真实性”:

事物的“真实”,并不等于事物的“真实性”。“真实”就是真实发生或存在之事,而“真实性”,却是人根据自己的经验和主观理解对事物是否 “真实”得出的主观推断。而由于每个人(或者所有人-人类)的经验都是非常有限的,理解力也是受局限的,所以很多“真实”的事物都在我们的理解范围之外。这就是为什么在很多情况下,“真实”往往比“谎言”更显得虚假,因为“真实”是完全不考虑其“真实性”的。

8。认同心理:

“认同”是个体对群体的归属的需要,也是人最方便的(并不一定是最好的)逃避孤独的办法。由于独孤是人类最为畏惧的生存状态,所以“认同”几乎成为了很多人的生存的“必需品”。出于这个认同心理,很多人可以作出不可思议的事,从热情到仇恨,从暴力到仇杀。这就是为什么在和平时期总是普遍存在着偏见,战争时期总能大规模地发生大屠杀的原因。认同心理是人性的最弱的环节,更是人的人类相互残杀的隐形的凶手。

9。非凡与平庸:

非凡者明了自己之所以非凡,且懂得谦虚;平庸者却不觉自己之如何愚昧,且狂妄。

10。知识是有限的吗?

是的。因为如果我们承认人的所有功能本身都是有限的话,我们的理性就是有限的,而通过理性得到的知识也就是有限的。由此,怀疑一切的态度其实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或者有理性的人的态度。但这并不是说要我们就应该抛弃理性转而去迷信,而是承认人的局限的同时,仍然尊重理性为人的最可靠的认知方式。

Aside

革命

革命

革,是“去掉”,“除去”之意,“命”指性命。革命,严格地照字面上来解释,就是“杀头”。可是在生活中,我们提到“革命”二字,很多时候都是指“变革”之意:即一个相对彻底或者根本的变化。所以“变革”,似乎更接近我们常说的“革命”的原意。翻开汉英词典, “革命”的首条解释便是revolution:变革。

可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老是用“革命”二字来表达“变革”之意呢?查了一下网上的解释:

“革命”一词源自周易:“革命”一词在现存的中国古典文献中,首见于《周易》的“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以及《尚书》中的“革殷受命”,对桀、纣这样的暴虐君主,《周易》认为,应该革命。

接下来的历史,就不用细说了,一次一次的改朝换代,没有不流血死人的。似乎在中国的历史上,想要变化或变革,就只有一个办法:杀头。否则就不可能达到目的。所以这个“流血”,不能不说是中国式的revolution,非常暴力,绝不是“请客吃饭”。

记得网上有个人曾经说过这个话,中国人不到饿死的时候绝不造反。历史似乎已经证明了这个说法的真实性。所以,中国历史除了“暴力革命”外,还有一个特点:绝没有和饭碗无关的革命。所有历史上的革命,都是一个“阶级”在要被饿死的边沿掀起的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战争,而人的另一方面,思想上,却是非常的“平和”:儒家一统两千年。近代的文化大革命,也不过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命”的生死较量。所以在我们中国历史上,找不出一次像西方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人权运动那样的精神的“革命”,那种不流血的,不去掉头颅而只去掉头颅里面的东西的那种革命。

难怪我们好多中国人一提到革命,就觉得是“杀头”。难怪好多中国人对“革命”二字谈虎色变,甚至谈到思想和文化改革,都觉得是在说“文化大革命”。总之,在思想上一定不能谈“变革”,一定要把“请客吃饭”的“和和气气”的风格带到意识形态的交流中来,保住自己绣花枕头般的经不起“革”的思想。

呜呼!对于把自己的思想意识看得和自己的头颅一般重要的人,革命,的确不是请客吃饭!

 

Enhanced by Zemanta